地图返回
政治担当
梁漱溟曾说:“我生有涯愿无尽,心期填海力移山。”梁漱溟毕生就怀着这种精神执着追求解决两大问题,一个是人生问题,一个是中国问题,尤以“认识老中国、建设新中国”为已任,终生为民族独立、人民幸福而求索奋斗。
梁漱溟从少年开始倾向维新变法、君主立宪,后来转向孙中山的共和革命。18 岁时,经顺天中学同学甄元熙介绍,加入同盟会,传送信件、散发刊物,为开展活动购买器械,并接触试图暗杀清延权贵的热血志士。亥革命后,在京津同盟会机关报《民国报》担任编辑、记者,对中国问题和社会现实有了更为深刻的思考认识。
1912 年末,《民国报》机关解散后,闲居在家的梁漱溟偶然翻阅日本幸德秋水的《社会主义神髓》,引起了共鸣。认为只 有废除私有制,消除生存竞争,才是走向光明的社会主义。于是有感而发写出了1万余字的《社会主义粹言》,用蜡纸刻印数 十份分送于人。虽然这些思考没有超出早期空想社会主义的范围,但毕竟是对中国问题思考的第一次发力。
呼吁组织“国民息兵会”
1916年8月,梁漱溟担任北洋政府司法总长张耀曾的机要秘书。次年去职,南游入湘,目睹军阀战祸殃及百姓,奋笔疾书《 吾曹不出如苍生何》,呼吁大家行动起来,组织“国民息兵会”,培植和平民主势力。
卢沟桥事变后,日本侵华战争全面展开,山东首当其冲,梁漱溟打算进一步壮大在邹平创建的“乡村自卫”组织,争取扩 展到全国,人人加入自卫组织,从而实现民族自救。在讲课之余,奔走全国演讲“我们如何抗敌”。
抗战爆发,国难当头,粱漱溟不得不离开如火如茶的乡村建设,挺身加入抗战活动。 1937 年8 月17 日,被聘为国民党政府最高国防会议参议会参议员。参议会上,提议建立担负全国动员责任的系统机构, 发动知识分子到农村动员民众投身抗战。
抗战爆发不久,作为国民政府特道“参议员”,1938 年元旦,梁漱溟只身赶赴延安,停留20 天,与毛泽东8次交谈, 其间两度彻夜长谈。围绕抗战前途和如何建设新中国问题的谈话,使梁漱溟对毛泽东称赞有加,令人“心情舒坦,如老友交谈”。 梁漱溟对中国社会的学识和见解,也赢得了毛泽东的敬重。
梁漱溟一生历尽艰险,九死一生,但从不畏惧。他视察敌后游击区,曾数度与敌寇近距离遭遇,皆涉险而过; 1940 年日寇 空袭重庆,在警报和轰炸声中,梁漱溟没有随众躲避,而是在协进中学操场中心正襟危坐,安静读书: 1942 年香港沦陷,在敌 军和盗匪遍地行劫的途中,梁漱溟历尽艰险,终安然无事。
1946 年4 月,梁漱溟肩负民盟秘书长重责,四出奔走,多方游说。并拟定停战协议方案,分送国共和美国特使三方。虽极 尽努力,却无功而返。1946 年10 月,国民党军队攻占解放区张家口,东北内战骤起,维而为之惊叹:“一觉醒来,和平已经 死了”
1946 年7 月,李公朴、闻一多先生惨遭特务暗杀,举国震惊。粱先生不顾个人安危,发表书面谈话,慷慨陈词:“刺杀 李公仆、闻一多先生是特务所为,你们有第3 颗子弹吗? 我不能躲避这颗子弹,我要连喊一百声取消特务,我倒要看看国民党 特务能不能把要求民主的人都杀光,我在这里等着他”!并联名向国民党当局提出严重抗议。随后亲自奔赴昆明调查“李闻惨 案”,搜集人证、物证,写出近3 万字的《李闻案调查报告书》,有理有据地揭露其罪恶行径。
1947 年6 月,国民党政府西临颓势,顽因派在重庆乱抓乱捕,民盟领导的《民主报》社30 余人被捕。梁漱溟迅速赶到 西南军政长官公署,据理力争,要求释放被捕人员。经过紧张交涉,其中27 人获释,不仅有民盟盟员,也有中共党员。直至 解放前夕,他多次营救被捕进步人士和革命青年60 余人,并在他创办的两所学校掩护过10 多位中共党员。
1950 年1月,应毛泽东和周恩来的邀请,梁漱溟从重庆来到北京,毛泽东设家宴款待。此后,毛泽东亲自安排梁漱溟入 住颐和园西四所。
按照毛译东的建议,1950 年4-9 月,梁漱溟分别赴山东、河南、东北开展调查视察,对新政权的认识发生了深刻的变化; 1951年5 月初至8 月底,参加西南土地改革团,深入基层了解各地土改的真实情况,思想进一步转变; 1960 年春夏之交, 又再次到山东济南、郭城、邹平等地视察。
1953 年9 月18 日,全国政协常委会扩大会议,讨论周恩来总理所做的《关于过渡时期的总路线》报告,梁漱溟在会上 发言说,近几年来,城里的工人生活提高得很快,而乡村的农民依然很苦。有人说,如今工人的生活在九天,农民的生活在九 地。我们的建国运动如果忽略或遗漏了中国人民的大多数--- 农民,那是不相宜的。这一篇发言受到毛泽东严厉批判,发生激 烈争辩。由此,梁漱溟“反面教员”的称号不胫而走。
1955年梁漱溟发表《告台湾同胞书》,呼吁“台湾同胞归未欢聚”“使祖国统一达到完整无缺”。
1957 年周恩来总理召开座谈会,讨论成立广西壮族自治区的问题。梁激溟发言:“一让两有,一争两丑。汉族与少数民族 都要互以对方为重”,周恩来总理称赞不已。1958 年3 月,代表中央出席广西壮族自治区成立大会,致辞祝贺。
1970年7月27日,政协直属学习小组讨论四届人大的“宪法草案”。梁漱溟认为: 宪法的意义是带有普遍意义的,不能把特 殊性的东西往普遍性的东西里边塞,明确反对把林彪作为接班人写进宪法,一时语惊四座。
1974年批林批孔中,梁漱溟只批林彪,不批孔子。并且为刘少奇、彭德怀辩护。他说: 刘少奇的主张很多,总是公开的。 彭德怀也有公开信给毛主席,公开提出自己的主张。他们的错误只是所见不同或所见错误。但他们都是为国家民族前途提出的 公开主张,是为国家大局设想的。在当时的政治气候下,敢于如此直言,源于刚正不阿的道德勇气。
文革结束后,许多人在私下场合开始否定“文革”。1978年2月,在全国政协五届一次会议上讨论“宪法草案”时,梁漱溟 提出了人治和法治的问题,直言“文化大革命”是践踏法治,应该尊重宪法,从人治渐入法治。从法治理论的高度,否定文革, 梁漱溟是当之无愧的第一人。1980 年,梁漱溟当选全国人大宪法修改委员会委员,参与宪法修改委员会工作。受到彭真委员长 亲切会见。
1988年6月23日,梁淑溟的人生大革业下,享年95岁。梁漱溟的遗体告别仪式在北京医院告别大厅举行。灵堂入口大门上悬 挂的挽联是: 百年沧桑,教国救民; 千秋功罪,后人评说。横批是: 中国的脊梁。前往吊唁的有李先念。阎明复、刘澜涛、习 仲助等四百余人。
北宋大儒张载对儒家使命曾做出如此概括:“为天地立心,为生民立命,为往圣继絕学,为万世开太平”。一身心血,全 副肝胆。“横梁四句”对千年之后的现代新儒家梁激误,成了最恰当不过的真实写照。 哲人多寿,梁歉溟闺尽沧桑与荣辱,走完了95 年人生旅程,1988 年6月23 日在京溘然长逝。 时任全国政协主席李先念、时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制委员长习伸勋等400余人出席悼念仪式,赵紫阳、万里、彭真、邓颖超 等50 多位党和国家领导人送了花圈。 《人民日报》题 《人民日报》 《光明日报》 《人民政协报》、中央电视台、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等媒体作了报道, 新华社、 为:“三军可夺帅,匹夫不可夺志”,《光明日报》题为:“一代宗师诲人不倦;一生磊落宁折不弯”。被誉为“著名的爱国 民主人士”“中国共产党的老朋友”“在国内外享有声誉的学者、著名的哲学家、救育家”等等。 梁漱溟先生逝世后,应其亲属要求,将骨灰落葬山东邹平,以告慰先生第二故乡之情缘。1989年10月5日,适逢先生诞展纪 念日,梁漱溟墓在邹平县黄山南麓落成,赵补初题写碑名。费孝通、启功、吴祖光题调,参观拜谒者络绎不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