地图返回
一生活动经历
齐鲁厚土
到了济南之后叔父履行着父亲的职责,对小季羡林进行教育。先是把他送进私塾,又送入济南市三合街小学、正谊中学、 山东大学附属高中,之后转入济南第一中学读书。在济南读书期间季羡林参加了英语补习班、古文学习班,可以说他的语言和 文学基础都是在这个时候打下的。在中小学时期,季羡林的学习成绩不好不坏,既无与人争高低的意识,也根本没有独占螫头 的欲望。但在整个高中时期,季羡林学业变得优秀起来,成绩连获六甲。
清华岁月
1930年,季美林由于成绩优异,被北京大学和清华大学同时录取。李美林最终选择了在出国方面更有优势的清华大学,就 读于两洋文学系,主修德文。在清华的四年里,季羡林认为对他影响最大的教授是精通梵文、巴利文和东方古文学的现代历史 学家陈寅恪先生和著名的美学家朱光潜先生。陈寅恪先生开设的《佛经翻译文学》,大大开拓了季羡林的眼界,增加了李美林 研究印度学的兴趣。朱光潜先生开设的《文艺心理学》一直影响了他对比较文学和文艺理论的研究。清折、活泼、民主,向上 的清华,深深地影响了季羡林。他在《清华颂》中说:清华园,永远占据着我的心灵。在清华的四年生活,是我一生中最难忘、 最输快的四年。
德邦十年
无处不在的乡愁: 1935年季羡林考取了清华赴德研究生,在哥廷根大学跟随他的“博士父亲”瓦尔德施密特教授和国际著 名的语言学家西克教授学习梵文、巴利文和吐火罗文。梵文和巴利文同属于印欧语系的古印度语言,通俗点说,梵文相当于普 通话,巴利文相当于地方方言,而吐火罗文同样是印欧语系的语言,在中国新疆出现,分为两种,吐火罗文A和B。 季羡林曾回忆,在哥廷根十年,正值二战,国家为外寇侵入,家人数年无消息,上有飞机轰炸,下无食品果腹。这十年是 他一生精神上最痛苦,然而在学术上收获却是最丰富的十年。
留德初期,季老的学习和生活还正常,但是二战开始后,他陷入了饥饿的地狱。每顿饭仅能吃一片面包,偶尔配上半个西 红柿。有一次他怕被德国同学发现看不起,丢中国人的脸,就躲到厕所里很快地吞下当午餐的面包。长期的饥饿,致使他面色 苍白,身体虚弱,以致许多人都认为他生病了。1936年圣诞节,季美林看到房东老太太和儿子团圆快乐,非常羡慕。他想到了 已经入土的母亲,彻夜无眠。按照规划,1937年季羡林原本该结束学业回国了,然而正值国内抗日战争爆发,济南再次被日军 攻占。季美林只能滞留在哥廷根,与家人的联系也中断,原定两年的留学生涯被整整延长到十年。季美林对于故乡和祖国母亲 的怀念经常萦绕在梦中,常常泪湿衣襟。季美林日记里说,晚上做梦,一个是梦见母亲,一个是梦见自己的故乡,这是两个场 景是经常出现的。有好几处地方,梦见自己的母亲,就哭着哭着醒过来了。有家不能回,有国不能奔,季美林真正是一个人孤 悬海外。
但季美林抱定学成归国,为国争光的决心,努力地学习着。最后博士考试中,他在论文答辩和印度学、斯拉夫语言、英语 考试中以四个优的优异成绩获得哲学博士学位,震惊折服了他周边的老师和同学。1941年10月,他在哥廷根大学研究所担任教 员,继续研究佛教混合梵语,迎来了他学术生涯中的黄金时期。
学术泰斗
《大事 偈颂中限定动词的变位》1941年系统总结了小乘佛教律典《大事》
《<福力太子因缘经> 的吐火罗语本的诸异本》1943年开创了一种成功的语义研究方法
《中世印度语言中语尾-am向-O和一u的转化》 1944年发现并证明了语尾-am向-O和-U的转化是中世印度西北方言犍陀罗语的特点之一
《中印文化关系史论丛》1957年
《印度简史》1957年
《印度古代语言论集》1982年
《1857-1859年印度民族起义》 1985年
《原始佛教的语言问题》 1985年论证了原始佛典的存在、阐明了原始佛教的语言政策、考证了佛教混合梵语的历史起源和特点等
《大唐西域记校注》1985年
《吐火罗文弥勒会见记译释》 1985年
《吐火罗文A中的三十二相》 1985年
《敦煌吐鲁番吐火罗语研究导论》1997年
《大国方略: 著名学者访谈录》 《东方文学史》 《东方文化研究》 《禅与东方文化》 《东西文化议论集》 《世界文化史知识》
回报社会
季羡林先生曾说过:“国家要兴旺的话,我们首先要爱国,爱国必须先爱家乡,先爱我们临清,爱我们聊城,爱我们山东。”在漫长的岁月中,季羡林时刻牵挂着家乡,对故乡的思念从未停止过。
他在散文《月是故乡明》中写到: “我看过许许多多的月亮。在风光旖旎的瑞士莱芒湖上,在平沙无垠的非洲大沙漠中,在碧波万顷的大海中,在巍峨雄奇的大山上。我都看到过月亮。但是看到他们,我立刻就想起我故乡中那个苇坑上面和水中的那个小月亮。”数年间,他将自己的思乡之情融入到众多的文学作品之中,无一不带着些许神往和深深的思乡情。
他曾写下《还乡十记》,里面记录了他对家乡发展的欣喜与祝福。而《还乡十记》的‘十’是季先生选出的数字,他认为‘十’在中国是圆满吉祥的数字。他却不知道恰巧与他还乡的次数吻合。多年来家乡的领导也带着家乡人民的问候和祝福到北京去看望他,每次见面他首先关注的是家乡的发展和农民的收成问题。除了对家乡的牵挂,他还实实在在为家乡办了许多好事:他联系国家文物总局拨来维修临清舍利宝塔专款;从1974年起,季羡林不间断地购置书籍,筹集争取资金发展故乡的教育;2007年4月季先生将个人积蓄的25万元捐赠到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在家乡临清,建设了临清康庄希望小学;2002年在他的积极争取下,聊城师范学院更名为聊城大学……凡是家乡需要他做的,他都尽心尽力去做。